长沙数所高中毕业生信息疑遭泄露 家长接诈骗短信

  • jhbhv.cn   来源:新华网   2019/11/8 11:00:04  
记者 陈昂 实习生 梁辉

 

骗子给一名家长发的诈骗短信。


QQ群里不少同学称接到过诈骗短信。

 

  儿行千里母担忧。从未离开过父母的孩子,独自在外上学,本就让父母操碎了心。这时,突然一个陌生来电说孩子出了事,父母会是怎样的心情?

 

  10月25日,长沙市民王女士就接到这样一个来电,来电称她在河南大学读大一的儿子“出事了,必须马上打钱来”。王女士马上拨打儿子电话却一直无法接通,慌乱中她收拾东西准备立马前往河南开封,幸好就在此时儿子电话通了,骗子精心设计的这个局才被揭穿。

 

  但事后,更让人觉得蹊跷的是,儿子李伟向王女士反馈,他不少高中同学也收到同样的诈骗短信和电话,而骗子提供的汇款账号竟是同一个。那么是谁在行骗,他们的个人信息又是在哪个环节被人窃取的呢?

 

  记者 陈昂 实习生 梁辉

 

  遭遇

 

  家长突接电话,“儿子胃穿孔了”

 

  25日下午4时许,在河南开封上大学的长沙伢子李伟突然接到了妈妈的电话。

 

  “你干吗去了?怎么不接电话?你在哪儿?”电话那头妈妈的声音显得十分焦急。“我在体育馆打篮球啊。”李伟接到电话后,一头雾水。

 

  原来,李伟远在长沙的母亲接到一名陌生女子的来电,该女子在电话中称李伟上课时突然晕倒,经医院检查,被确诊为“急性胃穿孔”,“你们马上打钱来!”随后,该女子挂断电话,发来了一个写有汇款账号的短信。

 

  据王女士回忆,电话中,该女子自称是李伟的英语老师,对李伟的情况十分熟悉,王女士接到电话,顿时急得六神无主。情急之下,她立刻拨打了儿子的电话,但一直无人接听。

 

  由于儿子的电话一直无人接,王女士更加慌乱,决定收拾行李立刻出门前往河南开封。

 

  “还好在半路上我接到了妈妈的电话,不然这事真闹大了!”李伟感慨地说。

 

  反响

 

  QQ群里聊遭遇,很多同学说遭骗

 

  当晚,李伟在高中同学QQ群里把自己遭遇随便说了一下,不料,立刻就有数名同学表示自己父母也接到了相似的诈骗短信或电话。

 

  “我妈妈接到骗子电话,说是我晕倒了。”中国传媒大学大一学生付玲玲说;而北师大珠海分校大一学生汪辉说,她的爸爸收到了相似内容的诈骗短信,短信称小辉的钱包掉了,没钱吃饭,要求小辉父亲汇钱至指定账号;湘潭大学大一学生陈凡说,她的母亲也接到“女儿突然病重求汇钱”的诈骗电话,而几乎所有诈骗短信留下的银行账号都是6284.80120.76.503.6815,开户名为朱贵华。

 

  “我在QQ群里统计了下,接到诈骗信息的同学有河海大学、中国传媒大学、北师大珠海分校、中南大学、长沙理工大学、湘潭大学等十多所高校,差不多有100人了。”付玲玲说,“我们都是长沙今年的高中毕业生,大部分就读的都是"四大名校"。”

 

  悬疑

 

  哪个环节信息遭窃,是谁在行骗

 

  那么是谁在行骗?谁将他们的个人信息掌握得一清二楚?更诡异的是,父母亲收到诈骗短信和电话时,他们几乎恰好因各种原因电话打不通。

 

  对此,毕业于雅礼中学的付玲玲分析,他们的个人信息肯定是被同一个人窃取了,而至于在哪个环节被人窃取,她却想不出。

 

  付玲玲回忆,早在高中时,学校就有专人负责收集学生和家长的各种信息。“每个学校都有专门做这个事的老师,负责发布学生在校的有关信息。”

 

  “另外我们还办理了一种叫家校通的业务,这个每年每学期都会登记一次个人信息。”付玲玲说,“登记的信息里就包括爸爸妈妈的电话号码,学校说可以通过这个平台向学生家长发信息,以此来保证学校与家长之间的联系。”

 

  而另一名学生张国辉则表示,“高考报名时,我们还填过一份更详细的资料,从这个环节泄露的可能性也比较大。”小张回忆,那份资料上有学生姓名、年龄、家庭住址、电话号码、家长电话、亲属社会关系、家长工作单位和职务。“我们是多个学校的学生信息同时被窃,出问题的可能就是我们所填的这个报名表被人窃取了。”

 

  “肯定是有人把我们的资料卖了,不然骗子怎么会对我们的资料那么熟悉?”小张一脸愤怒地说。但还有一个更诡异的情况让大家百思不得其解,那就是骗子给家长打电话时,恰好各名同学的电话因上课、考试或没带手机外出而致电话打不通。“我们分散在全国各个高校,那么又是谁对我们的行踪掌握得这么清楚呢?”

 

  延伸阅读

 

  窃取贩卖个人信息呈组织化

 

  各行业都有“内鬼”当帮凶

 

  近百学生家长同时收到诈骗短信和电话,且多种证据显示,窃取学生信息和行骗的可能是同一伙人。在幕后黑手还不明朗时,此案例再一次让人对个人信息安全产生了担忧。

 

  从全国多起见诸报端的案例可看出,目前我国已有人在成组织地从事窃取个人信息的勾当,而且更为可怖的是,在各个行业都有“内鬼”在帮助他们从事信息窃取、贩卖的违法行为。

 

  今年4月,长沙警方就摧毁了一个名为“中国资源部”的数据平台,警方在进行清查时,竟然在该平台的数据库中发现了1.5亿条信息。该公司的信息中,存在大量保险公司的车主信息,以及20万名浙江富豪的资产信息等,经查证全部属实。

 

  目前在网上,一些所谓的信息咨询公司干脆直接在叫卖个人信息。本报记者曾在一个名为“AO侦探网”的网站联系上了一名卖家,该人声称 “几乎没什么信息没得卖,车辆信息、航班信息、银行信息应有尽有”。而当记者质疑这些信息的真实性时,该人竟称:“我们在很多关键部门都有人,有公务员,也有企业职工,不管金融、电信、教育、医院、国土、工商还是民航等,各个行业都有路子。我们还会找黑客购买信息,或者自己在网上搜索公民发布的网上简历或者网购信息。”

 

  立法尴尬

 

  13亿人无一部法

 

  保护个人信息安全

 

  工信部已就个人信息保护

 

  立法展开调研

 

  个人信息的泄露已呈决堤之势,个体在社会生活中急速“被透明化”。遗憾的是,在个人信息安全方面,目前并无一部专门法规。据了解,《个人信息安全法》自2003年起已部署起草,但这项立法建议一直未能进入正式的立法程序。

 

  对此,北京律师董正伟分析认为,该法搁浅的主要原因,在于这几年行政权力扩张过快,社会管理出现行政化加强、法制淡化的趋势。“如果要保护个人信息,对不断推进的实名制会形成约束。两者出现对抗,法就立不下去了。”

 

  但最近有消息传出,8月22日至24日,工业和信息化部组成调研组,赴四川开展个人信息保护立法调研,公众期盼的《个人信息安全法》立法或许会重新摆上议程。


相关阅读:
福州ap培训 https://www.66offer.com/areapage/fuzhou_appxb/

八卦门·竞技场

娱乐 | 体育