安倍内阁2014年将沿右倾化道路朝“正常国家化”狂奔

  • jhbhv.cn   来源:新华网   2020/2/10 16:19:43  
 

社科院2014年《日本蓝皮书》发布会在京召开。(人民网 刘融摄)

人民网北京3月31日电 (记者 常红、刘融)《日本蓝皮书(2014)》发布会暨日本形势研讨会今日下午在京召开。针对2014年安倍政权的前景与政策走向,蓝皮书指出,2014年,安倍内阁将继续沿右倾化道路朝“正常国家化”方向狂奔,基本政策不会改变。2014年元旦,安倍在“新年感言”中表示要把修改宪法、“充实安全战略”与“振兴教育”作为今后施政重点,这预示着未来一年安倍政权内外将基本处在2013年的延长线上。 

针对2014年安倍政权的前景,蓝皮书称,一是继续以否认、美化侵略历史挑衅国际社会,包括推动教科书修改,大肆进行海外“慰灵”活动,借祭奠战死海外的日本士兵为侵略战争“正名”等等。安倍已决定从2014年开始的两年内,遍访二战末期日军曾激战过的南太平洋地区岛国,为战死的日军“慰灵”。此外,不排除安倍再度参拜靖国神社,借此强化与周边国家的对抗力度,把日本与邻国的矛盾拉升到国家意志较量的层次。

二是加紧落实“积极和平主义”新安全战略与防卫政策。安倍的“安保三支箭”下一步将进入落实、实施阶段,2014年将继续成为安倍施政的“安保之年”。首先是通过“解释性修宪”的手法,摆脱宪法限制,突破战后禁区,行使集体自卫权。其次,谋求彻底突破“武器出口三原则”,借开拓世界军火市场拉动外需,支撑经济增长率以及内阁支持率。随着三原则的彻底突破,日本将能自由参与国际联合开发,借此提升自身军事技术和装备水平;通过装备更多“物美价廉”的国产武器系统,在战略上减少对美国的依赖,避免一再遭受美国的“军售讹诈”。

三是对华继续奉行强硬对抗政策。安倍现行对华政策有其政治和战略上的需要。除在安全、历史问题上继续挑衅外,安倍还将围绕钓鱼岛争端进一步加大投入。根据“安保三支箭”及2014年度防卫预算案,日本防卫重点持续向“南西诸岛”转移,防卫预算及海上保安厅预算持续增加,自卫队及海上保安厅扩编、组建两栖作战部队等都将在2014年坐实。此外,安倍内阁将通过“战略性外交”的多边展开,强化对华牵制,扭转安倍参拜靖国神社后的外交孤立局面,缓解国际压力。

蓝皮书称,另一方面,安倍执政环境将更为严峻,“全面正常化”战略面临更大阻力。

首先,日本经济形势不容乐观。“安倍经济学”在实施一年之后,其刺激效应逐渐减弱。2013年日本宏观经济高开低走,增速递减趋势明显。实际物价上涨虚高,积极财政政策收效甚微。出口虽有增长,但出现了11.4万亿日元的巨额贸易逆差,依靠外需拉动经济的目标宣告失败。2014年4月日本消费税率将从5%调高至8%,这势必对私人消费造成打压,2014年宏观经济增长将大幅度减速。日本民间智库预测,2014财政年度日本经济实际增长率将为0.8%,仅为2013财政年度的一半。

其次,安倍国家主义、集权主义倾向下出现的施政缺陷所引发的国内反弹将持续发酵。安倍对内推行国家主义、集权主义政策,欲以强化公权力、限制公民私权为导向修改宪法,强行通过《特定秘密保护法》损害了《日本国宪法》所规定的民主、自由、人权原则,在日本国内引发强烈反弹。在强行通过《特定秘密保护法》后,安倍内阁支持率骤降10个百分点。日本多数媒体在2014年元旦社论中,都不同程度地提出了重新思考民主主义的“应有状态”“建立以人为本的社会”的命题。

“重政治、轻经济、轻民生”是导致2007年安倍黯然下台的重要原因,也将使二度上台的安倍再陷困境。日本经济长期低迷,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和2011年东日本大地震的强烈冲击,更使本来就举步维艰的经济状况雪上加霜。然而,安倍上台后故态复萌,并没有把施政重点置于发展经济、改善民生上,而是亟欲以安全战略、防卫政策为突破口推动“正常国家化”,对邻国采取强硬对抗政策。其结果,不仅大量损耗执政资源,而且使中日关系、日韩关系跌入历史低点,经济合作严重受损,最终也损害了日本自身利益。

再次,从更深层面看,安倍式“正常国家化”战略的内在矛盾势必加剧日本对外摩擦,导致承压日重。

一是否认和美化侵略战争历史势必加剧国内政治分裂与对立,激化日本与国际社会的矛盾。对安倍而言,要推动政治右倾化、实现大国梦,就需要从精神上唤起日本社会对昔日“帝国辉煌”的乡愁,激发民众的“民族自豪感”。为此,否认和美化侵略历史成为安倍式“正常国家化”战略的必由之路。然而,这样做又必然踩到国际社会划定的红线,令安倍政权前景失色,右倾化路线失去未来“正常国家化”不仅是日本新保守势力的政治追求,也基本反映了冷战后日本政治变革的思想潮流。然而,关于侵略战争的责任问题是无法回避的,是日本新一代政治家必须面对的客观现实。如果日本新一代保守派政治家群体在强调日本的“历史和文化传统”的同时,对于日本二战侵略历史不加反省地予以“肯定”,不彻底反思其历史观,不仅无法取信于亚洲邻国和国际社会,日本也将无法“脱离战后体制”,重塑国际形象。参见吕耀东《“日本梦”解构》,《日本学刊》2013年第1期。。安倍这样做不仅中韩等昔日饱受日本军国主义涂炭的亚洲邻国,即使美国对此也不会接受。美国的“制度霸权”是以战后国际秩序为母体的,惩处日本军国主义是该秩序的道义基础所在,而安倍否认和美化侵略历史所挑战的正是该秩序。对照奥巴马政府对日政策,美国需要也在推动日本发挥更大的地区安全作用,但是,美国同时也反对安倍政权在历史问题上挑衅周边国家,加剧地区紧张,最终成为美国的战略负担。

二是安倍对美奉行“战略工具性利用”政策,谋求摆脱控制、彻底自主的本质将日渐显露,从而加重美日龃龉。美国“重返亚太”战略对日本“全面正常化”有明显助推作用,美方希望日本根据美方思路与步骤尽快完成战略与政策调整。然而,安倍内阁在最大限度地利用美国战略政策因素的同时,毫不掩饰其强烈的战略主体意识,以强化自主防卫力量为基础,以增强政治自主性确保未来战略空间。在此方面,参拜靖国神社是安倍最为典型的一次表现。

三是从大国多边博弈看,安倍版“大国梦”的设计与展开均以“中美抗衡”为前提,明显的战略投机性决定了其效果的不确定性。安倍内阁竭力渲染“中国威胁”,最大限度地利用美国为多边制衡中国而产生的对日战略需求,但这反过来说明,只要中国坚持和平发展路线,中美关系保持平稳发展,日本的作为空间就将严重受限。在现阶段,美国战略政策对中日和解无疑是“促退”因素,对安倍内阁强化军事力量是促进因素;但另一方面,美国对安倍式“正常国家化”心存警戒,忧虑其加剧地区矛盾,甚至导致局势失控。同样,在经济全球化、地区一体化背景下,周边其他相关国家也将回避在中日之间“选边站”,更不会“舍华就日”,随日本的战略节拍起舞。


相关阅读:
中药知识大全 http://www.djanyu.com/zyzsdq/

八卦门·竞技场

娱乐 | 体育